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刺客
    冷清雪的要求文名宗即使无奈也只好答应。

    嗯,只是这……文名宗回应了新娘后面色为难的看了看上官子静,神情意味不言而喻。

    众人仿佛是视线跟随者一般统一的又落在了上官子静的身上。

    虽说被所有人注视但上官子静依旧是神情冷淡的盯着新娘子丝毫不被旁人影响。

    听新娘子的声音有些耳熟啊。上官子静疑问的语气却说着肯定的话。

    因着她的询问,新娘子也转身望着上官子静,透过头纱隐约间能见着她那好似面带笑意的神情。

    齐国太子说笑了,小女子怎不知与您相识呢?新娘清冷的声音中夹杂了些许的强势的意味。

    上官子静再此听到新娘子的声音,心里的疑惑也越来越大。

    这声音其实很熟悉,她一定是在哪听到过,只是到底在哪听到的她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听过?

    摄政王好福气啊,新娘这声音便如闻天籁,看来本人定更是美若娇娥。上官子静语气羡慕似的说着,看神情却好似要吃人的模样,可因她背对着各国使臣的缘故,所以这一幕也只有文道韫与新娘看见。

    太子殿下缪赞。文道韫随意的答谢了一句,可语气并没有因为上官子静的夸奖而欣喜。

    上官子静看着文道韫,表面并不变色可心中却有了疑惑,为何文道韫好似神情不悦?

    如今吉时已到,不如太子殿下待我与摄政王大婚之后再详谈如何?新娘子突然间开口道。

    这也让众人好似才想起来这是个婚宴。

    可如今看这气氛却更鸿门宴也想差不了多少了。

    上官子静好似并没有听见新娘的话一般,转而看着文道韫的神情变化猜测着他的态度,可惜的是文道韫却从始至终面无表情,这让上官子静有些气结。

    文道韫面瘫的称号还真不是白得的。

    若摄政王不能给本宫一个说法那这婚本宫就闹定了。上官子静一甩衣袖单手背后的注视着文道韫道。

    她必须问清楚,不然看着文道韫就这么成亲她无法接受,若就如此那之前的点点滴滴又算得了什么,而且通过她询问这么多后她发现文道韫好似有什么隐瞒了她。

    上官子静的突然间发难,也让各国使臣有些惊慌,生怕连累到自己。

    本王暂时无法给你个说法。文道韫淡然说道:皇兄因为一些缘由不能来参加本王的婚宴,所以这说法暂时是给不了了。

    他话音一落,众人由刚才的震惊变成了疑惑。

    文道韫话的意思难道是主动让上官子静闹婚?

    一旁的新娘子也是转头望着文道韫,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引的一头的步摇叮叮做响,余音徘徊在大殿之上,让人不仅

    不敢吱声就连呼吸也渐渐收紧。

    对于众人的反应,文道韫坦荡的立在那,并没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的意思。

    上官子静嘴角勾起神情冷酷的道:看来摄政王这亲今日是成不了了,不如也让在坐的见见这美若天仙的新娘子是何许人也?

    虽这样说,可上官子静的语气中却丝毫没有觉得新娘貌美之意,反而有股讽刺的意味。

    听着上官子静的提议,众人也都暗自点头显然他们对这新娘的容貌极为感兴趣。

    新娘子这时也不再多看文道韫一眼,而是转眸盯着上官子静,语气冷淡的道:你说不成就不成,那也太不把蜀国看在眼里了。

    听着新娘的一声轻哼,上官子静并不在意的呵呵一笑。眼神里分明有着你奈我何的意思,这看的新娘子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意。

    一旁的文道韫看着挑衅的上官子静,心里喜极,他竟没发现上官子静原来也有这般吃醋的时候。

    你只是一人,如今还在蜀国大言不惭,我看你自身不保还如何废话。新娘子语气狠戾的说着,抬起手微微招了招。

    大殿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群黑衣人,各国使臣惊慌失措的躲闪着,上官子静也暗自警惕的转眸看了看四周。

    这些黑衣人分明是新娘子召来的,而且对上官子静都充满了敌意甚至是杀意。

    文道韫看着这些黑衣人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他不知为何守卫森严的蜀国皇宫如今却有这么多的黑衣人而没有被发现。

    看来冷清雪的实力不容小嘘,若不谨慎对待,那将会发生不可控的事情。

    这就是蜀国待客之道?上官子静抬眼看着文名宗道:几句言语,说不过便要杀人灭口,如今天下各国皆在于此,堂堂蜀国也不怕被嗤笑?

    文名宗脸色难看的看着这些黑衣人,再听着上官子静的话,神情更是不好。

    躲闪的使臣们也都纷纷嚷嚷着,毕竟如今这些黑衣人可是将他们也包围在内,若有个什么事,他们也将难保自身。

    你不要说这些废话,本就大好的婚宴已被你搅的一塌糊涂,如今不过是想将你请走,哪有你说的

    那么严重。新娘子语气里夹杂着怒意道。

    新娘子的生气本就在上官子静的意料之中,对于那些黑衣人她也并不担心,因为她相信文名宗自会识大体的阻拦,毕竟若她这时候在蜀国出了什么事那天下人嗤笑的便是他蜀国了。

    本宫不过是为本宫父皇母后的死讨个说法,难道这也成了废话?上官子静神情疑惑的望着新娘道。

    周围的黑衣人虽站在原地但分明就在等新娘的一声令下。

    你要讨说法不知道换个日子吗?新娘语气气恼的道。

    虽是气恼

    显然她现在还是有耐心与上官子静纠缠,不然早就手一挥让那些黑衣人直接上了。

    关乎我父皇母后驾崩的事情我还不能随时询问情况了?上官子静呵呵一笑眼神轻蔑的看了眼新娘后转身望了望各国使臣:在坐都是有心人,自然知道我这做法也不算过分吧?

    上官子静的话可谓极有谋略,虽只好似随口一问但却把自身与众人放在了统一战线,若蜀国对她有何异动,那就不是与她齐国为敌而是与天下为敌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
http://www.yaosaisp.com|http://www.tjhchkj.com|http://www.runshimall.com|http://www.spbhjzx.com|http://www.qshdj.com|http://www.banyuefang.com|http://www.kaixuanbg.com|http://www.cdhfzs.com|http://www.chinasongjin.com|http://www.wwwyoulian.com|http://www.scmy-sunshine.com|http://www.banyuefang.com|http://www.qingyamuzu.com|http://www.runshima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