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回家
    陈子昂的脸色沉的能滴出水来,他掏出手机一边拨打孙总的电话一边说:“我现在就让他们换个人选……”

    “诶,别啊。”林秧歌一把按住他的手,着急道,“你就不能让我试试吗,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了解啊,要是不适应我马上就推了还不行吗?”

    陈子昂动作一顿,林秧歌见他有点松动的迹象,又软化了口气继续劝道:“要不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医院做个检查?好让你彻底放心。”

    陈子昂的眼神在林秧歌抓着自己的手上流连了一番,想到两人最近还在冷战,林秧歌赶紧讪讪的松了手,但是陈子昂却点头同意了。

    “如果医生不建议你做高强度工作的话,我一定会推了那些通告。”

    “好。”林秧歌答应下来。

    离下班时间不远了,陈子昂沉默着收拾东西,林秧歌在沙发上晃着腿看他整理文件,陈子昂认真起来的侧脸非常英俊,一时间让她有些看呆了。

    “走了,去医院。”

    陈子昂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看到她痴迷的样子有些得意的弯了弯嘴角。

    林秧歌颇觉丢脸,干咳一声站起来,为了缓解尴尬,下意识的就将手挽上了陈子昂的胳膊。

    两人皆是一顿。

    自从亲子鉴定一事以来,他们好像很久没有过这种亲密举动了。

    林秧歌暗骂自己一句今天是失心疯了吧,在陈子昂反应过来之前迅速的想抽回手,但是陈子昂比她的动作更快,抬手就按在了她手背上。

    掌心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来,陈子昂偏头看她,认真道:“秧歌,我永远相信你。只是星耀的股东们逼的太紧,再加上星耀风评不好,所以不得不出此下策。是我没有照顾好你的情绪,对不起。”

    一直隔绝在两人之间的冰山好像融化了,林秧歌心里一暖,又想到自己居然为这件事纠结了这么久,脸上一红,摸着鼻子道:“我早就不生气了,你要不提我都忘了。”

    陈子昂失笑,感觉到挽着自己胳膊的手拉的更紧了,这才放下心来。

    林秧歌不生气了就好,不然他整夜整夜的担心,连工作的时候都会晃神。

    这一天,星耀的所有员工们被迫吃下了总裁和夫人撒来的大把狗粮,他们从进电梯开始就不停的耳语低笑,总裁夫人更是依偎在总裁身上笑的十分灿烂。

    电梯到三楼的时候停了一下,陈子昂的秘书也打算下班了,一看电梯里只有两个人,抬脚刚想进去,陈子昂冷冷的抬眼,瞬间把他吓的不敢动弹了。

    林秧歌没发觉陈子昂的异样,反而热情的招呼,“你也下班了吗?进来吧。”

    秘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总裁的脸色,心道这要是真打扰了他们估计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

    “我……减肥,走楼梯。”他咽了下口水,转身飞快的跑开了。

    陈子昂微微挑眉,按下电梯的关门键,嘴角扬起一丝若有所无的笑意。

    保安部的所有人都围在监控面前看着这一幕,并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前几天两人见了面打招呼都十分生硬呢,这和好的也太快了吧!

    由于那些广告马上就要开拍,陈子昂当天就带了林秧歌去医院检查,医生再三跟他保证正常的生活活动不会影响胎儿,他才终于同意让林秧歌去拍摄那些广告。

    “不过,你拍摄的时候我要全程陪同,以免有什么不测。”

    出了医院的大门,陈子昂这样说道。

    林秧歌嫌他小题大做,“能有什么事嘛,我都这么大了,还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陈子昂没管她的反应,大步往停车场走去,同时在心里计划着怎么安排工作好把时间腾出来去陪林秧歌。

    “你真的很霸道诶!”林秧歌气极,小碎步跟在陈子昂后面跑,“你一个总裁亲自监管广告拍摄,大家压力会很大的好不好!”

    她抱怨的时候没注意到陈子昂突然停了脚步,猛的撞在他健硕的背上,疼的眼前一花。

    “我不是以星耀总裁身份去的。”陈子昂敲了敲她的头,“是以你的家属和助理身份。”

    林秧歌揉着脑袋龇牙咧嘴的看他,“我可请不起你这么大牌的助理,到时候还指不定是谁照顾谁呢。”

    走到车面前,陈子昂拉开副驾驶的车门,林秧歌哼了一声,现在知道给她拉开车门了,之前她都是自己上车的。

    “我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上次泳池的事情对我的打击够大了,这次又是在海边拍广告。”陈子昂攥住林秧歌的手,眼神沉沉,“秧歌,你懂我意思吗?”

    他……还在想着那个孩子的事吗。

    林秧歌莫名觉得心酸,低下头闷声应道。

    “不提那些事了,回家吧。”陈子昂启动了车子,慢慢打转方向盘,林秧歌本来还沉浸在失落的情绪里,看见陈子昂开车的方向居然是陈氏别墅而不是林氏的时候,立马说道:“我的东西还在别墅里呢,你还是送我回林氏别墅吧。”

    “一会儿叫佣人去拿就行了。”陈子昂不为所动,林秧歌动了动嘴唇,本来不想回去的,但是今天陈子昂说的话打动了她,她发现自己也有点想念陈子昂了。

    到了别墅之后,陈子昂把车停好,拉着林秧歌迈开长腿就往里面走,林秧歌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只能在后面无奈道:“你慢点,急什么啊。”

    进了门,陈子昂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左手护住林秧歌的后脑勺,强势的将人压在门背上狠狠的吻了起来。

    “唔……”林秧歌瞪大了眼,手中的包都掉到了地上,陈子昂的这个吻来的又急又猛,唇舌像带着火的温度,灼热的烧着林秧歌薄薄的嘴唇,他的呼吸急促而**,尽数喷洒在林秧歌白嫩的脸上,不一会儿就将它染成了迷人的绯红色。

    “秧歌,欢迎回家。”

    陈子昂声调沙哑,眼里像落了满天繁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
http://www.guohuasw.com|http://www.guohuasw.com|http://www.huludaob.com|http://www.dghszc.com|http://www.mtuzhan.com|http://www.xayonghong.com|http://www.hhgshf.com|http://www.wanjunzr.com|http://www.fjjozt.com|http://www.mtuzhan.com|http://www.asianmm.com|http://www.xtytjz.com|http://www.guohuasw.com|http://www.mtuzhan.com